开心麻花IP套路还能撑多久争议早已显露端倪

首页

2018-11-09

开心麻花IP套路还能撑多久争议早已显露端倪日期:2018-10-12 浏览: 来源:北京商报导读:在开心麻花推出首部电影时,关于电影舞台感过强、缺乏电影逻辑的质疑声,就已经陆续出现,而《李茶的姑妈》则迎来了争议的爆发。 将话剧IP改编为电影如今已成为开心麻花布局电影业务的特点,未来该公司又该如何继续开发自己的电影呢  原标题:开心麻花IP套路还能撑多久争议早已显露端倪  “麻花出品,必属精品”,这句经典的宣言,在《李茶的姑妈》身上失效了。

作为开心麻花第四部主导的电影作品,备受关注的《李茶的姑妈》无论是票房还是口碑,与前几部作品相比均出现大幅下滑。

这一结果似乎也早有预兆,在开心麻花推出首部电影时,关于电影舞台感过强、缺乏电影逻辑的质疑声,就已经陆续出现,而《李茶的姑妈》则迎来了争议的爆发。

将话剧IP改编为电影如今已成为开心麻花布局电影业务的特点,未来该公司又该如何继续开发自己的电影呢  新片口碑票房双下滑  9月30日,《李茶的姑妈》正式在全国上映,这也是开心麻花第三次冲击国庆档。

由于开心麻花此前推出的电影作品实现较高的市场热度和票房成绩,《李茶的姑妈》在上映前备受关注。

不仅猫眼专业版上显示想看人数超10万,同时该影片的首日预售票房也位居同日12部新上映影片的首位。

  然而,《李茶的姑妈》虽然在上映首日以亿元票房位居所有影片的首位,但良好的开端却未能延续。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,上映第三日,《李茶的姑妈》单日综合票房从亿元级别瞬间下跌至万元,此后几天票房也继续下滑,并在上映第九日滑落至不足千万元,排片占比也从上映首日的%降至%。 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时,《李茶的姑妈》累计票房为亿元。   票房下滑只是其中一个方面,《李茶的姑妈》还正遭遇口碑危机。

据豆瓣显示,经过近6万名用户的评价,目前《李茶的姑妈》只获得分,在开心麻花主导的4部影片中垫底,且超过八成的用户均给予《李茶的姑妈》1-3星的评价,只有15%左右用户的评价为4-5星,与其他3部影片形成鲜明反差。

观众宋新表示,“最初看开心麻花的电影,刷几遍都觉得很有意思,此后看开心麻花推出的电影,看一遍笑一笑也可以,这次《李茶的姑妈》则让我第一次对开心麻花的电影感到疲惫”。   争议早已显露端倪  回顾开心麻花至今为止主导的4部影片:2015年,首部主导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以亿元票房,为开心麻花打响第一炮;2016年,一部《驴得水》虽然累计票房只有亿元,但却因小成本和高口碑让开心麻花名利双收;2017年,报收亿元票房、位列国产片票房第九位的《羞羞的铁拳》,令开心麻花再次获得不小的市场影响力;但2018年,《李茶的姑妈》却给开心麻花浇上一盆冷水。   仔细观察开心麻花这4部影片的评价可以发现,此次被浇上的冷水以前就已开始积累。 影评人刘贺表示,开心麻花主导的电影作品此前就受到缺乏电影逻辑,话剧舞台感太强的质疑,视听语言的呈现、影片节奏的把握仍不成熟,也令部分观众产生不像是一部电影的声音。 这一系列质疑与开心麻花主导电影作品的特点有关,即由同名话剧改编而成,制作团队里也有不少成员是话剧导演、演员。   虽然开心麻花主导的电影作品早已受到质疑,但由于影片中的不少笑点、剧情触动到观众,因此也获得较多观众的认可。 而此次《李茶的姑妈》之所以口碑大幅度下滑,则与剧情、笑点的设计未能赢得观众密不可分,不少观众反映,该片电影质感极低,且剧本逻辑存在问题,笑点尴尬,类似于段子的拼凑,牺牲了影片整体的叙事节奏。   对于人们对开心麻花电影作品的质疑,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开心麻花方面并发出采访函,对方表示,目前影业方面暂不接受采访。   20余IP待定向盘活  据猫眼专业版显示,《李茶的姑妈》整体票房预测为亿元,值得注意的是,该片在上映前夕,预测票房曾超过20亿元。 缩水了2/3的数字,在一定程度上会给开心麻花带来冲击。

且现阶段影视及衍生业务已经成为开心麻花主要的业务之一,2017年实现的营业收入超过了演出及衍生业务,在该公司当年整体营收中占比%。

  据开心麻花官网显示,除了已改编为电影外的话剧作品外,该公司还手握20余部舞台剧作品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《李茶的姑妈》成为开心麻花的分水岭也并非是一件坏事。 刘贺表示,目前国内电影市场的竞争仍较为激烈,无论是传统的影视公司,还是BAT等互联网企业,都在影视领域加强布局,争夺市场份额。 与之相比,开心麻花在把话剧电影化、电影拍摄制作技巧等方面并不具有显著的竞争优势,而此次爆发出来的质疑也给开心麻花提了一个醒。

  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认为,此前经历过多次舞台检验并在年轻群体中有较好反响的话剧作品,是开心麻花布局电影业务的内容资源优势。 但任何企业的发展都会经历上下波动,难以保证每一个影视项目都成为“爆款”,未来仍需要加强内容的创新,避免观众产生审美疲劳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卢扬郑蕊。